500亿财经网

百济神州IPO:五年亏损223亿又陷虚报开支漩涡

4

  6月28日,百济神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济神州)科创板上市申请已通过上市委审议。这意味着,百济神州离登陆科创板,成为首家在纳斯达克、港交所与上交所三地上市的全球性生物科技公司又近了一步。然而,这家“国际化”的公司却伤痕累累,尤其是五年亏损223亿、研发人员开支畸高、关联方即为客户又为供应商等令人唏嘘。

  巨亏又陷虚报开支漩涡

  百济神州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专注于开发及商业化用于治疗癌症的创新型分子靶向及肿瘤免疫治疗药物。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发现,创新药研发历来具有投入高、周期长、风险大等特点,这也导致了百济神州成立10年仍处于一路亏损、疯狂烧钱的状态。近5年来,百济神州亏损已经超过220亿。

  近5年财报数据显示,2016-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07万美元、2.38亿美元、1.98亿美元、4.28亿美元和3.09亿美元。而这5年,百济神州归母净利润分别-1.19亿美元、-9310.50万美元、-6.74亿美元、-9.49亿美元、-15.97亿美元。公司5年时间累计亏损高达3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23亿元。百济神州的亏损幅度还在逐渐扩大,其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同比上年增加68%。2020年第四季度,百济神州亏损高达4.73亿美元。

  不过,百济神州的研发依旧花钱如流水。2017年至2020年1-9月,百济神州研发投入费用总计达到197亿元,营业收入与研发费用完全不成正比。2020年前三季度,百济神州营收仅12.59亿元,研发费用却达到66亿元,超营收4倍。

  百济神州的研发投入甚至引起了做空机构的质疑。2019年9月,香港投资咨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发布做空报告称,百济神州研发人员的开支畸高,“该公司要么存在极度浪费的行为,要么就是虚报开支”。不过随后百济神州回应称,做空机构报告失实、毫无依据且具误导性。

  事实真如公司所言吗?

  关联方即为客户又为供应商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发现,2017年8月百济神州向新基瑞士发行普通股32746416股,约占公司当时已发行股份总数的5.6%,至此新基瑞士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百济神州的关联方。而2017年8月新基瑞士成为百济神州的关联方后,新基瑞士就成为百济神州的第一大客户,而且百济神州2017年有90%的营收来自新基瑞士。百济神州主要对其进行技术授权和提供研发服务。

  不仅如此,新基瑞士在报告期内一直为百济神州的主要供应商。报告期内,百济神州对其药品采购额分别为11069万元、23093万元、57927万元、17020万元,而且在2017-2019年,新基一直为在百济神州的前五大供应商,在2019年已经为百济神州第二大供应商。除此之外,百济神州最大股东安进在2020年突然跃居为百济神州的第一大供应商,而在报告期其余年份均未进入百济神州前五大供应商之列。

  市场严重质疑:百济神州对新基瑞士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交易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呢?而最大股东安进在2020年一下跃居成为百济神州第一大供应商又是否真实呢?

  中国区总裁靠谱吗

  据天眼查数据,百济神州的中国区总经理、总裁吴晓滨,有3条任职信息,其中担任高管3家。我们注意到,吴晓滨周边风险有13条,另有预警提醒达107条。

  他曾担任高管的广州百济神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有动产处于抵押状态,被担保债权数额高达5.8亿元。

  另外,报告期内,百济神州存在向XiaodongWang(王晓东)采购劳务情形。报告期内,该公司会对咨询费、绩效相关的现金奖励和购股权计划及受限制股份单位的股份酬金合计分别为3057万元、2413万元、4572万元、3133万元,累计金额达1.32亿元。

  据招股书显示,Xiaodong Wang(王晓东)是百济神州的联合创始人和公司董事会非执行董事。自2011年起担任公司的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于2016年加入公司董事会,自2020年起被委任为董事会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目前担任该委员会联合主席,但王晓东并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活动。对于一个参加公司日常经营管理活动的科学顾问,直到2016年才加入董事会,每年公司对其报酬竟高达几千万元,这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问题,百济神州是否对其存在重大依赖?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将继续跟踪报道百济神州的IPO进展。

(文章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文章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标签: #上市申请#亏损#市委#成为#漩涡#百济神州#百济神州有限公司#科创板#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