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32万元拍卖一万斤野猪引围观

2

  除了房产、汽车、文玩字画可以司法拍卖,骆驼、鳄鱼、梅花鹿等活物也能进行司法拍卖。近日,记者在司法拍卖平台上发现不少奇特的拍品,不仅有土牛、马匹、娃娃鱼,甚至野猪都能论斤拍卖,拍品花样百出。

  骆驼和土牛被法院“活封” 定期还要在草原上跑一跑

  今年4月19日12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木垒哈萨克自治县人民法院在阿里拍卖平台上对一头3岁的骆驼和一头5岁的土牛进行拍卖。骆驼的起拍价格为22400元,土牛的起拍价格为18000元。截至2021年4月20日12时,两只活物标的物最终流拍。

  4月23日,记者联系到两件拍品的负责人木垒哈萨克自治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阿里哈别克,他表示,活物拍品与木垒县当地生产情况相关,“我们这儿是牧区,牲畜较多。被执行人欠钱还不上,会把这些牲畜拿出来卖了。”牲畜执行不同于房产、车辆等物,标的物需要活动、进食、照料,而照料人必须有足够的经验,所以采用“活封”的方式,一般由被执行人继续饲养。

  除了饲养难的问题,法官说,为了保证骆驼和土牛身体健康,还需要经常让它们去草原跑一跑,“像这种活物标的物的查封,执行人员通常会在其脖子、耳朵、屁股上打烙印或剪毛,以此作为标记。”一旦标的物成功拍卖或者变卖,也方便法官对其进行处理。

  谈到活物在执行、拍卖过程中的难点,阿里哈别克深有感触,“最难的就是估价”。活物大多没有一个统一的市场价格,只能协调双方议价,敲定起拍价格后才能上拍。

  32万元拍卖一万斤野猪近千人围观却无人竞拍

  在司法平台拍卖平台上,一件“在养野猪一万斤”的拍品,起拍价为32万元,加价幅度为2000元。截至4月8日拍卖结束,虽然有998人次围观,却因无人报名拍卖,这些野猪最终被流拍。标的物描述中显示,拍卖对象为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高岚乡一万斤在养野猪,每头野猪的大小和公母以实际为准。

  负责此次执行的分宜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张文华介绍,被执行人是一家养殖场,猪的数量充足,由于拍卖对象是活物,所以并未对这一万斤野猪进行查封,只是给被执行人做了笔录,由其继续饲养,但其必须保证拍卖成功时,能够提供一万斤的野猪。“这一万斤野猪按实际出栏的数量,就和卖猪一样,让猪上秤。”张文华介绍,由于猪肉市场价比较公开,所以评估议价时很便利。

  据了解,这“一万斤野猪”已经两次流拍。张文华表示,拍卖活物具有一定的难度,首先是市场对野猪需求量不是很大;其次,活物会有损耗,如拍卖中途有可能会生病;第三就是办相关手续很麻烦。

  拍卖网站显示,运输和买卖在养野猪需要具备生产地检疫手续,这些都要由买受人自行查验、办理。此外,买受人还需要自备运输工具,并承担交接运输等相关费用。

  由于疫情原因,猪的检测流程比较复杂,办理手续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交易完成,法院会给买受人一定时间,若规定期限内没有将猪拖走,那么猪的饲养费和饲料费也需要买受人承担。”张文华透露,目前这些野猪仍然在猪栏之中。因拍卖过于困难,两次流拍,被执行人和申请人目前正在协商采取以物抵债的方式进行执行,过一段时间申请人会直接把野猪拖走拿去卖。

  追问

  谁能参与竞拍?

  “我们大到马匹、鳄鱼,小到放养山鸡、金龙鱼都曾拍卖过。”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工作人员李欣告诉记者,活物的拍卖虽然与其他拍品内容有所不同,但从流程来讲和其他拍品比并无区别,只要不是特别冷门的或者被撤回的拍品,几乎不会流拍。

  “但活物拍卖并不是人人可以参与,像梅花鹿、鳄鱼之类比较特殊的动物,虽然合法,但需要有特定资质才能参与竞拍。”李欣说,竞买人即便具备相关特殊动物的引进、收购、驯养繁殖、销售、运输、检疫等事宜,也需自行咨询有关林业部门、相关方和专业人士,并在此基础上自行判断,最终决定是否参与竞买。

  各式各样的拍品中,李欣说,猫、狗、鱼等宠物,要比马、鳄鱼、猪、牛、羊更受人关注。

  价格如何评估?

  北京大兴法院执行法官赵鑫告诉记者,活物拍卖属于鲜活物品处置的一种,存在季节性差异明显、保管困难和管理费用过高等特点。

  赵鑫称,一般情况下,鲜活物品除了活物,还包括蔬菜、水果等易腐烂的、具有季节特性的或保管费用过高的产品,这些法院可以决定变卖处理。面对执行活物的工作,法院所做的工作会比一般执行案件多一些。每一种活物,都有自己的特殊性,没有较为固定的价格评定标准,这类小众拍品的询价也是最让法官头疼。“如果是猪肉、牛肉,虽然定价有难度,但我们能去就近的农贸市场进行评估询价,转换执行思路去确定它的价格,可是像活物或宠物这一类型,就很难评估价格。但法官会选择让双方利益最大化方式进行价格评估工作。”

  据介绍,在大兴法院办理的一起执行养马场11匹马的案件中,双方经过多次议价,也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赵鑫说,为了充分体现马匹的价值,法院最终决定通过拍卖形式,请专业评估机构对每一匹马都做了身份认证,并利用评估报告和网络拍卖的宣传,让公众知悉范围扩大,弥补了线下处理的弊端,影响更多的竞买人参与其中。“最终拍出的价格,远高出双方议价时价格,被执行人除支付了相应案款,还剩余了一笔可观的钱款。”赵鑫表示。 (北京青年报)

(文章来源:燕赵都市报)

标签: #司法#围观#土牛#房产#拍卖#拍品#文玩#汽车#野猪#骆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