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伯克希尔年度股东大会:巴菲特推荐指数基金 坚持不买航空股 出售部分苹果股份可能是个“错误”

16

  周六(5月1日),伯克希尔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在洛杉矶主持了此次活动,并在东部时间周六下午12:30开始进行网络直播。

  伯克希尔在周六上午先公布了第一季度业绩,突显出在疫情复苏期间,该公司各业务的利润出现反弹。伯克希尔还报告称,它又进行了66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将其从2020年开始扩大的股票回购计划延长,但这一速度已经略低于去年第四季度的90亿美元股票回购记录。今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70.2亿美元,比2020年第一季度的58.7亿美元增长了19.5%。伯克希尔股东的净利润恢复为117.1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亏损497.5亿美元。现金储备在本季度增长了约5%,超过了1,454亿美元,略低于去年第三季度末的记录水平。由于回购计划和运营业务的复苏,伯克希尔哈撒韦的B类股在2021年上涨了18%以上,达到历史新高。

  巴菲特通过与新投资者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教训,拉开了股东大会的序幕。他说:“我想给那些不一定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新投资者,而是去年进入股市的人上一两个非常简短的课。我认为进入股市的人数创下了历史新高。我将举出一些例子。”他对新投资者们表示,“投资并不像听起来那么容易。”他列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问这些公司中有多少在30年后还会在榜单上。这些巨头包括苹果、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微软、亚马逊(Amazon)、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Facebook。他提醒观众,1989年排名前20的公司没有一家出现在今天的榜单上。30多年前,全球最大的公司中超过一半是日本公司,包括银行和工业公司。唯一上榜的美国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默克、IBM、American Tel & Tel和Philip Morris,而现在它们都已经不再处于美国公司的前列。“它告诉你,资本主义运作得非常好,尤其是对资本家来说……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巴菲特补充说,最好的投资方式是通过指数基金。“我推荐标普500指数基金…我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因为我不希望人们因为认为我在引导他们买入某些东西,”他说。“我死后,我的遗孀会有一个基金,其中90%会进入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巴菲特还警告新投资者,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巴菲特说:“选股要比找出未来什么会成为一个好行业重要得多。”另一方面,芒格有不同的观点。他表示:“我个人更喜欢持有伯克希尔而不是市场。”“我很乐意持有伯克希尔。我认为我们的业务比市场平均水平要好。”

  巴菲特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透露了他出售航空公司的消息。航空公司的股票在他出售股票后随后上涨。批评人士称,尽管航空公司,尤其是商务旅行的长期前景仍然不稳定,但巴菲特的抛售明显是糟糕的。政府帮助为航空公司在疫情中提供支持,巴菲特说他对此没有问题,并说他不是航空业的大股东这一事实可能使政府更愿意帮助它。“这个行业的实际销售额不足1000亿美元,损失了巨额资金,失去了潜在的盈利能力。。。国际旅行再也没有回来。。。我不认为这是伯克希尔历史上的伟大时刻,但我们的净资产比美国任何公司都多……我认为航空业务做得更好是因为我们出售了,我希望他们一切顺利,但我仍然不想购买航空业务。”

  在回答有关化石燃料公司受到越来越多批评的问题时,巴菲特则表示,他对拥有雪佛龙(Chevron)没有异议,并预计该公司未来将造福社会,即使世界转向更多的可再生能源。“两极化的人都有点疯狂。我不希望在三年内禁止所有碳氢化合物。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适应正在发生的事情。”巴菲特指出,虽然他和芒格已经发誓戒掉烟草股,但他们拥有的是销售香烟的零售商,比如Costco或Walmart。“我不喜欢从实际经营业务的角度对股票进行道德判断,每一个企业都有某种可能不被人喜欢的东西……你是不可能找到十全十美的朋友、伴侣和公司的。”

  当被问及巴菲特和芒格对Costco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等特定股票的不同看法时,两人表示,他们并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保持一致,在他们合作的60年里,他们从未发生过争吵。“沃伦和我不必对我们做的每一件小事都意见一致。我们相处得很好,”芒格说。62年来,我们从未争吵过。并不是说我们在所有事情上都意见一致,但我们从来没有生过对方的气。

  巴菲特还承认,在2020年出售一小部分苹果(Apple)股票是一个错误。在2020年第四季度,伯克希尔只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我们有机会买下它,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巴菲特说:“它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它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巨大的角色,”他说。“一辆车要3.5万美元,我敢肯定,如果你问一些人,他们是否想放弃车还是放弃苹果,他们会宁愿放弃自己的车。”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价值近1110亿美元。

  巴菲特和芒格还对股市中猖獗的投机行为提出了警告,特别是对SPACs的投机,并表示这是新投资者涌入股市的副产品。巴菲特警告说,没有人告诉你这种狂热什么时候会结束。巴菲特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是他最喜欢的凯恩斯的一句话:“投机者可能不会造成伤害,因为泡沫是企业稳定流动的产物。但当企业成为投机漩涡上的泡沫时,情况就严重了。当一个国家的资本发展变成了赌场活动的副产品时,资本就会可能受到伤害。”巴菲特补充道:“在这样的时期继续下去,我们在收购上的运气不太好。”巴菲特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它会让交易环境更具竞争性。“这是一个杀手。据我所知,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会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人股本基金的压力。”巴菲特说:“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s已经火了一段时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著名的名字,你几乎可以卖出任何东西。”

  巴菲和芒格也谈到了高政府支出和极低利率的结合。芒格表示,他认为这种极端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芒格说,职业经济学家对自己的分析过于自信,很多事情都被证明是错误的,但他说,呼吁加大财政支出、较少考虑预算赤字的《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不一定是答案。“现代货币理论家们也比他们应有的更有信心。我不认为我们任何人都知道这些东西会发生什么,”芒格说。“我确实认为,这种极端行为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我知道,如果你继续这样做,没有任何限制,它将以灾难告终。”

(文章来源:FX168)

标签: #基金#巴菲特#年度股东大会#指数#推荐#股份#航空股#苹果#部分#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