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加强国内外市场联系,石油和石油期货发展进入新阶段

9


  在大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英文名称为Dalian Commodity Exchange,英文缩写为DCE)成立于1993年2月28日,是经国务院批准的四家期货交易所之一,也是中国东北地区唯一一家期货交易所。】日前举办的“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世界金融市场受到巨大冲击,正在对包括油脂油料产业在内的实体经济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石油、粮食、植物油及其原料的价格大幅波动。】”上,棕榈油期货【棕榈油期货是我国期货市场上市的第一个纯进口品种,标志着中国期货市场的上市品种越来越开放和国际化。】国际化正式启航成为行业里程碑事件。与此同时,业内人士讨论了产业企业风险管理方面的实践经验和最新成果,对于油脂油料期货“打通服务实体经济最后一公里”提出了许多可行的建议。

  棕榈油期货国际化

  棕榈油期货国际化是2020年油脂油料期货品种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事件。12月22日,大连商品交易所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共有19家境外法人客户参与了棕榈油期货国际化首日交易。

  在当天的业务启动活动上,大连市副市长靳国卫【靳国卫,男,1967年3月出生于辽宁大连,1987年11月入党,1989年8月参加工作,本科学历,法学硕士。】、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CHINA NATIONAL VEGETABLE OIL ASSOCIATION,缩写为CNVOA)是经国家民政部批准,成立于1993年11月,由从事植物油生产、贸易、加工、储藏、运输、管理、科研、教育等单位和从事上述工作的知名人士自愿组成的全国性行业组织,具有社团法人资格。】副会长陈刚、大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冉华先后致辞。靳国卫与冉华共同为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鸣锣开市。

  靳国卫在致辞中指出,在中国证监会的大力支持下,大商所成功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对于进一步推动境外生产与境内加工、消费有效链接,更好地服务“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加快推进大连区域性金融中心和“两先区”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陈刚表示,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和行业变迁,油脂油料逐渐成为我国开放度最高、竞争最激烈、境内外市场联动性最强的产业之一,产业界对期货市场对外开放需求日益强烈。棕榈油期货成为我国首个对外开放的油脂油料品种,是产业风险管理需求和期货市场供给动态均衡的新成果。

  冉华指出,继2018年铁矿石期货【铁矿石期货,是以铁矿石为标的物的期货品种,利用期货合约的标准化特性,制定的商品期货合约。】作为首个已上市品种率先向境外投资者开放以来,大商所脚踏实地,大胆探索,持续推进市场国际化建设步伐。作为全球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中国在棕榈油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地位举足轻重。他表示,大商所将紧紧围绕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坚持服务面向实体经济,创新紧跟国际步伐,加快建设期货现货结合、场内场外协同、境内境外连通的国际一流衍生品交易所,为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和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期现融合”助力企业风险管理

  “我们是一家大型的玉米深加工企业,在企业成立之初就设立了风险管理部,依托象屿集团的资源平台,开展大宗商品的研究,利用衍生品工具来配合实体经营,更好地规避风险,实现稳定的加工利润和更加可持续的发展。”象屿集团总裁助理、金象生化董事长吴捷在“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表示。

  “象屿集团经营理念的重要一条是‘风险第一’,时刻提醒我们,在经营过程中要充分地敬畏市场,通过对市场的研究和对风险的精准识别,给出相应的风险管理策略,来规避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遇到的风险。”吴捷介绍,公司目前面临的挑战是能否收到高质量的足够粮源,并以合适的价格将产品卖出去,实现加工利润。在这个过程中,在几个方面进行了有益尝试:一是在原粮的供给端,推动合作种植,同时利用结合金融衍生品工具,更好让农民增效,让公司得到比较好的粮源保障;二是在原料和产品库存管理方面,通过利用工具,利用不同的模式,来进一步地优化库存成本;三是在销售端通过基差包括期权的工具利用,来改变公司与下游企业之间的交易模式和定价模式。

  回顾2020年主要工作,广东海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购中心副总监姚望表示:“我们作为豆粕的终端用户,在2020年的疫情影响下,最担心的是断货,所以最关心市场信息的收集与研究,防范每一个环节出现风险的可能性,一旦出现风险,肯定要运用大商所期货或期权的工具来进行保护和风险管理。”

  国内压榨行业面临不确定性

  在“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史永革表示,当前阶段,中国大豆压榨企业面临多重挑战。从整体来看,外部环境不佳,体现在贸易、投资和各个领域,对国内产业链供应方面带来了一些影响,同时国内需求下行压力持续加大,转方式、调结构还在阵痛期,国内压榨行业也面临着更多不确定性。

  展望未来,史永革表示,“十四五”期间,我国将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期,压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要共同携手,能够抓住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带来的新机遇,应对新挑战,构建产业链生态圈。生态体系内互为上下游、互为产业链、互为商业链、互为服务链,促进产业链、商业链、服务链三链协同,形成产业链内部的良性循环。通过依靠国内庞大的市场,国际资源优势推动中国压榨产业真正走向高质量发展之路。

  从市场表现来看,在2020/2021年度,全球油脂油料库存不断走低,市场供给明显趋紧,当前价格中枢开始显现出明显回升的势头。“受国际市场相关品种的回升,国内豆粕期价本周以来价格上涨明显。”中粮油脂专业化公司套保交易部副总经理周吉帅在做主题演讲时表示,2020/2021年度因美豆产量恢复,全球大豆产量增至历史最高水平,但由于全球需求稳步增加,导致库存小幅下降。

  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MPOC)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黄霍辉在“棕榈油在后疫情的供需平衡”的主题演讲中提到,随着棕榈油产量有所复苏,且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得到控制,预计2021年全球消费量将会微涨1.8%,但相比于产量的预计增幅,需求增幅的预估值较低。预计棕榈油价格会在2021年一季度继续攀升,或在现有的高位横向波动。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标签: #国际#国际化#大连商品交易所#实体经济#市场#期货#棕榈油#油脂油料#联动性#阶段